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查看: 543|回复: 0

它是澳大利亚葡萄酒产区的新起之秀,爱酒的你一定要了解 ...

[复制链接]

12

主题

49

帖子

9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7
发表于 2017-11-21 09:4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澳大利亚葡萄酒在国内葡萄酒市场上的份额越来越大,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个新世界的葡萄酒产国,澳大利亚经典的产区有很多,但酿酒师们却不止步于此,而是不断挖掘新兴产区,带给世界更多的作品。西斯科特(Heathcote),就是其中之一。
今天我们将详细介绍西斯科特:它的气候和历史,以及当地的人们和酒庄——正是在这些人的努力下,它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同时,西斯科特的未来,也掌握在他们手中。
凉爽的气候
西斯科特位于澳大利亚最大的山脉——大分水岭(Great Dividing Range)北部,位于维多利亚州(Victoria)的班迪戈(Bendigo)和高宝(Goulburn)之间。这里海拔在160米至320米之间,气候主要受到骆驼山脉(Mount Camel Range)影响。在整个葡萄生长季中,都会有冷风从山脉上吹来。这些冷气团的影响非常显著,它们使西斯科特异常凉爽——在1月期间,西斯科特的平均气温比邻近的班迪戈要低2到3度。
KUU99jsz98dZxScd.jpg
此外,西斯科特降水量均匀,大约在280mm左右,并且不像其他凉爽气候区域那样容易遭受霜冻威胁(如奥兰治,英文Orange,位于新南威尔士州New South Wales)。单从气候上来说,西斯科特已经具备了优秀葡萄酒产区的特质。
西斯科特的土壤极其复杂,那些葡萄藤都生长在五亿年前的寒武纪就已形成的土壤之上。沿着骆驼山脉的山坡,会发现在纹理均匀的红色钙质粘土上,覆盖着一种结构精良的优质红土,这两种土壤被统称为“寒武纪绿石(Cambrian Greenstones)”。由于它具有优异的保湿功能和丰富的矿物质,这些土壤是种植优质葡萄藤的理想之选。
Q5WWRJm1X61r58iA.jpg
西斯科特:超过百年的酿酒历史
西斯科特的酿酒史与其他产区有很多相似之处。西斯科特在19世纪50年代澳大利亚淘金热期间建立,这个小镇很快就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然而,不久之后,淘金热消退,这些人就开始利用该地区良好的气候和土壤等其他自然资源来种植农作物。由于他们大多来自欧洲,种植最多的就是葡萄藤。其中一个早期先驱者,是一位德国移民Henning Rathjen,他定居在骆驼山脉北端的Colbinabbin地区,这个地方随后成为西斯科特一个重要的酿酒区域。
在当时这段时期,西斯科特似乎会在未来成为酿酒的中心,然而这个时机转瞬即逝:随着淘金热的结束和根瘤芽的侵袭,大部分葡萄藤被摧毁,土壤上种上了其他作物。不过早期的一些意大利移民种植的几个葡萄园存活了下来,其中一些直到今天还存在。
Xk9YcaeES9ISvTzi.jpg
二十世纪对西斯科特来说颇为艰难:木材贸易是淘金热后的主要支柱之一,但是这个产业随后也消失了,见证着这个城镇的进一步衰落。如果不是墨尔本(Melbourne)人时不时来这里周末度个假,这个城镇可能已经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了。直到20世纪60年代,一些富裕的人群移居到这里,为这个地区的经济带来了新的活力,并让这里重拾了对葡萄酒酿造的兴趣。
HLwLBTKKfKDtXttt.jpg
名扬四海的酒庄
尽管西斯科特在2002年8月才获得了自己的原产地标识(Geographical Indication),现在它已经发展到拥有60多个葡萄园和酒庄。幸存的最古老的葡萄园是由Baptista Governa在Graytown建立的Mayor’s Creek,Baptista Governa曾是一名意大利鞋匠,而在西斯科特他成为了一名企业家,并拥有自己的葡萄园。这个葡萄园始建于1891年,在当时溃不成军的葡萄园颓势中奇迹般地幸存了下来,逃过了根瘤蚜虫的祸害。1988年,这个葡萄园成功引起了当地的酿酒师David Traeger的注意。他意识到这里产出的设拉子(Shiraz)质量上乘,就在这里为自己的葡萄酒寻找高品质的葡萄,并在1993年把这个葡萄园买了下来。1996年,他发布了第一款Baptista设拉子葡萄酒。Baptista的水果香气十分强烈,而它的力量并非来自于浓重或强劲的酒体,而是由其集中度和纯净度带来的。这是西斯科特葡萄酒的代表性风格。
cmG992UZUmDD9j39.jpg
在西斯科特重获新生的过程中,另一个重要名字是Paul Osicka。Osicka是捷克酿酒师和进口商,在20世纪50年代初与家人一起移民西斯科特,并于1955年建立了Paul Osicka酒庄。当时,澳大利亚的葡萄酒行业尚属低迷,即使是已经成熟的葡萄酒产区也没有几家新酿酒厂成立,更不必说是西斯科特这样在当时不为人知的地区了。然而,Osicka与其他移民到此的业界先驱者通力合作,这些人当中包括lbi Zuber, Bruno Pangrazio, Vern Viertmann和Frank Zenetti,他们一起集思广益,在西斯科特的葡萄酒复兴之路上,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在20世纪70年代,随着Paul的儿子——也叫Paul——开始接手酒庄的运营,Osicka的产业发生了巨变。它进入了一段投资和创新时期,其中包括用手工烧制的砖建造控温酒窖,并用机械设备替代了人工淋皮等工序。投资很快就得到了回报,葡萄酒的品质飙升,这个产区的葡萄酒首次在国外得到了赞誉。1977年,美国“Rydges”杂志将Paul Osicka的1970年份赤霞珠评选为澳大利亚十佳葡萄酒之一,对于一个在此之后25年才得到官方认证的产区来说,这无疑是相当高的荣誉。澳大利亚葡萄酒日新月异,在全球开始蓬勃发展,墨尔本的美食和葡萄酒文化打开了国际化的大门,所有这些都让西斯科特摆脱了小农产业的境地,并开始发展壮大。20世纪80年代,许多我们今天熟知的葡萄园和酿酒厂在此期间成立,这些产业大多是为了种植西斯科特独具风格的设拉子而建立。自从这里开始种植设拉子,之前所有的葡萄品种都被掩盖在它的光环之下了。
无疑,设拉子种植的光辉前景将Tyrrell's吸引到了西斯科特。1994年,Tyrrell's在他们拥有的葡萄园中,又加入了新的一员——一片来自西斯科特的土地。这片土地坐落于骆驼山脉的东坡上,大量的寒武纪土壤使这个区域与众不同。最初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种植设拉子,并酿成了他们高端的Rufus Stone和Lunatiq系列。现在,他们还在葡萄园中种植了马尔贝克(Malbec)。
kfFCTebllCFEeeT8.jpg
没过多久,这里的的潜力就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Chapoutier决定在这里开展业务就是佐证之一。众所周知,Michel Chapoutier一直渴望找到全新而令人兴奋的风土,在西斯科特,他看到了机会:这里能够创造出富有个性的高品质葡萄酒。Chapoutier与Jasper Hill庄园的酿酒师Ron和Elva Laughton合作,他们酿造出了Chapoutier’s Tournon Lady's Lane Shiraz。这款葡萄酒十分强劲,果香富有活力,纯净而有架构,不难看出为何Michel会被西斯科特吸引。
与Chapoutier合作的Jasper Hill,是西斯科特产区最有名的酒庄之一。这个酒庄致力于出产反映自然风味、复杂而平衡的酒款,无论是在葡萄园还是在酒窖内,都将人为干预降至最低,让每个葡萄园的风土都能在葡萄酒中焕发出自己的魅力。酒庄采用有机和生物动力法种植,自1975年葡萄园建成以来,就从未使用过人工合成的化合物来影响葡萄藤的生长或土壤的环境。这里的葡萄藤都生长在自己的根系之上,没有经过嫁接。葡萄园里不做灌溉,产量极低,而这也让之后出产的葡萄酒风味十分集中。手工修剪葡萄藤、手工采摘果实,一切都如此返璞归真。
在西斯科特,另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是Chalmers。Chalmers家族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就一直从事葡萄种植,但直到21世纪初,他们才开始酿造自己的葡萄酒。起初他们是在穆雷达令流域(Murray Darling),到了2008年,他们在西斯科特北部Colbinabbin附近的骆驼山脉购买了80公顷的地产。他们买下那片土地的时候,上面种满了谷物,Chambers一家只能白手起家。在这样的状况之下,他们并没有只种植设拉子,而是仔细评估了不同的土壤和山坡的朝向,种植了超过24种不同的葡萄品种,最终酿造成为他们的Montevecchio品牌系列。他们广泛种植的品种表现了西斯科特兼容并包的能力——不但能够种植设拉子、马尔贝克,还可以种植各种令人兴奋的新品种,如菲亚诺(Fiano)、维蒙蒂诺(Vermentino)、黑珍珠(Nero D’Avola)和麝香葡萄(Moscato)。
R3L07u7Vt0IMzv5a.jpg
西斯科特:为何它如此重要?
西斯科特这个产区存在本身就很重要。正如我们一开始所说,许多优秀的葡萄酒生产国家并不会执着于开发新产区,那些原本有潜力发展为优秀葡萄酒产区的地方,往往很快就会被市场上已经很成熟的主要产区淹没。然而,这并没有发生在西斯科特身上。没有人会质疑Tyrells或Chapoutier精品酒庄的身份,但他们接近西斯科特的方式——以及接近其他新兴产区的方式——一直很小心。两家公司都将这里出产的葡萄酒标明西斯科特产区,并且着力推广这个产区的葡萄酒,而不仅仅是用它来酿造多产区混合的葡萄酒,或维多利亚大区葡萄酒。
Chalmers酒庄还为一些新兴而颇有前景的酒庄提供葡萄,如Minim——这家精品酒庄主张以最少的干预来酿造葡萄酒。Minim的创始人之一Jarad Curwood还拥有一个10公顷的Chapter Wines庄园,无论是在葡萄园还是酿酒厂,都尽量减少人为干预,出产有机设拉子。Jarad的使命是“尽可能真诚而真实地反映这是何时何地种植和酿造的酒”。他也坦承,尽管从2011年开始就购买了这个庄园,他仍然还未完全发掘出这里的潜力,一直在为这个目标而努力。
o5ZzeR7GQGEEKEh2.jpg
像西斯科特这样的产区如此重要,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对试验性精神的开放态度。即使是态度相对保守的人,也愿意与有创新精神的人合作,鼓励他们进行尝试。在这里,没有数百年的传统束缚,大家可以不断尝试和检验新事物,也能一同学习和分享经验和教训。在当今这个时代,消费者期待澳大利亚葡萄酒更为多样化,冷凉产区的葡萄酒正受欢迎,气候变化对整个行业都是挑战,而西斯科特这样令人振奋的产区就更显得尤为重要。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